炸宇宙的屈原

好好学习

a piece of 置顶

圈名是鱼刺。


这个名字含义很深刻的(推眼镜)不细讲了不然我话又多…


目前在准备中考。


主写手,中考完之后可能会变成主画手(?)


爱好磕cp

#宇植#

#藕饼#

#云次方/嘎龙#

#德哈#


cp不接受拆逆,衍生🉑!

有些洁癖。


欢迎扩列找我玩(当然中考前不常在线)

QQ1303261602脾气好不生气前提没踩雷点


佛系码字,开坑无数。


脑洞清奇,不喜勿入。


谢谢。

快乐玩梗

*既然是玩梗的话ooc在我这里是无法避免的

*原梗在下图,是朋友发给我的


————————

主持人:朴先生,请问在您收到的授权申请中,有没有让您记忆犹新的?


朴成勋:依旧是我和施允的。


主持人:你们国内外的cpf都很多啊,这并不算让人特别意外。


朴成勋:说实话,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这位作者的设定。


朴成勋:你知道ABO吗?


主持人:那是什么?


朴成勋:这是一种同人创造里常见的设定。在这个世界里男女并不是第一性别。性别分为Alpha,Beta和Omega。


朴成勋:O是对A有绝对的顺从,只要你放信息素并且你足够优秀的话。


朴成勋:你懂我意思吧?


主持人:明白,那么你俩谁是A?


朴成勋:(转头看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施允)当然是我。


朴成勋:施允你就认命吧你永远无法反攻。


主持人:天哪,我开始好奇了。


主持人:我要在哪里才能看到这有趣的文章?


朴成勋:AO3上,你搜宇植关键词,就会出来很多相关内容。不过你得找个翻译。


朴成勋:我喜欢的那篇不光是ABO还有蒙眼下药play,还是金主年下操作。


朴成勋:不过那是中文,你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翻译器。


主持人:我想我要对中国作者的开放程度改观了。


朴成勋:真的,他们开起车来一点都不逊色。


主持人:回去发我一个文包好吗?别告诉我你没收藏这些。


朴成勋:休想空手套爷的黄雯。


朴成勋:先去给AO3捐个款,再去向你的亲戚朋友安利宇植,再让他们去向别人安利。


主持人:听到了吗?助理赶紧给AO3打钱,再去磕宇植。其他人赶紧安利。


——————————

原梗




Q:如何委婉地让粉丝多评论,多勾搭呢?

我只有随缘了吧毕竟只要是技术够了不管你有没有说多余的话总会有很多人评论勾搭的,而我就是画技渣得一批,文笔也特别烂的那种,所以只能默默为爱发电,慢慢提升了

[宇植]无事生非1

·无脑文,逻辑死,三观也无 

·后期双黑 

·狠毒天使小徐x善良恶魔小鹿 

·关于天使恶魔什么的私设很多 

 

 “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 

Many waters cannot quench love, neither can the floods drown it. 

 

———————— 

01 

       陆东植低头向下看。好高。阿西,自己怎么会想要选跳楼这个死法啊?这么高摔下去,肯定会很痛苦的吧。 

 

       “不敢吗?”一个冷冽的男声从陆东植的头顶传来,他猛的抬头,看到一个穿着西服,身后还有一对黑色的翅膀的男人,那对翅膀除了颜色以外与天使的无差。男人正站在楼顶上堆的废弃材料上。 

 

        陆东植正苦于自杀被人看到,却又突然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是,谁?”天色已经昏暗,陆东植并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听到他的说话声,听不出一丝感情。 

 

        “还重要吗?”男人展开宽大的翅膀,从废弃材料上一下飞到陆东植身旁,还没等陆东植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不自觉地向后退。陆东植本来就站到了天台边缘,尽管他并没有向后退很多,但还是使陆东植一脚踩空跌了下去。在双脚离开天台的那一刹那,他看清了男人的脸。 

 

         “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关心那么多。你不敢的话,我帮你好了。”这是陆东植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告别,也不含悲切。更像是——嘲讽,嘲讽他这个被社会否认的弱者竟然连自杀还要别人帮忙。 

 

02 

        陆东植不信教,更不知道什么天使恶魔的东西,死前看到的那个黑色翅膀的男人,陆东植权当那只是幻觉而已。为了让自己成功自杀。 

 

        等等,自己死了为什么还能思考? 

 

        陆东植一脸茫然地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他抬起手碰了碰周围,发现自己貌似是躺在一个类似小柜子的东西里的。 

 

        陆东植记得很清楚,他明明被那个男人推下去之后狠狠砸在了地上,然后感受到内脏皆碎的痛苦后死去的。那么自己现在是在哪? 

 

        “喂,喂?有人吗?有人在外面吗?”陆东植敲了敲面前的板子,发出砰砰的声音,希望有人听到然后把自己救出来。阿西,怎么回事?面前的板子很重,陆东植根本推不开。 

 

        就在陆东植打算放弃时,外面传来了声音。接着有人打开了陆东植所在的柜子。陆东植立马站了起来,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愣住了。 

 

        眼前是陆东植从未看到过的景象。陆东植从环顾四周,看到他周围都是排列整齐的棺材,不远处有一个房子,他刚才出来的地方也是棺材——滑盖的。难怪推不开。 

 

        陆东植看到了刚才打开他的棺材的人,然而在看清楚他的相貌时,那句“谢谢”就堵在了嗓子眼。是那个黑色翅膀的天使。 

 

        天使也看着陆东植愣了一会儿,接着说:“活着的时候不敢自杀,死了之后棺材板都打不开。”陆东植盯着这个害自己死掉的天使,半晌说不出话来。 

 

        真是的,如果不是他,自己可能根本就不会死好嘛?当时明明都打算离开了来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陆东植终于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天使坐在了刚才陆东植出来的棺材上,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房子,从这边可以隐隐看到房子中的人影与蜡烛的火光。 

 

        “自杀的人类死后会变成恶魔。”天使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一片黑色的羽毛落在了陆东植蓬松的头发上。“你现在是个恶魔了,就这样。”天使将双手撑在棺材板上,打趣儿似的看着一脸茫然的陆东植,“你得去那里签个到,然后好好地做一个恶魔。” 

 

        “我哪里是自杀的?明明是被你谋杀的好不好?”陆东植不满的嘟囔到,却还是被耳尖的天使听到了。天使说:“我是在帮你。而且我碰都没碰你。”陆东植翻了个白眼,并不想理这个一直冷着脸的天使。 

 

        “我是个恶魔的话,我的翅膀呢?我也没有角啊。”陆东植看了看周围又有几个从棺材中出来的恶魔,他们的身后都有一对蝠翼,头上的角虽然可以收起来,但刚从棺材中出来时还是可以看到。 

 

        天使的脸色突然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之前光顾着逗陆东植,竟然没有发现陆东植从棺材里面出来时没有蝠翼。“这个……你需要破茧。”天使清了清嗓子。看到陆东植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天使站起身,抬手将陆东植头发上的黑色羽毛拿下。 

 

        陆东植在天使收手的那一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说:“你得给我解释清楚,这,这对我来说太奇怪了。”天使叹了口气,指指那边的小房子,说:“先去签个到?” 

 

         “喂,你不是天使吗?为什么会到恶魔出生的地方来啊?”陆东植跟在天使身后,左顾右盼。“来玩。这里叫棺区。”天使没有停步也没有转头。“你们天使都那么闲的啊……”陆东植看着天使覆满羽毛的翅膀,抬手摸了摸。天使明显地顿了顿,将自己的翅膀收了收,说:“别摸我的翅膀。” 

 

       天使都这样?陆东植觉得自己心中天使的形象简直跟这位大相径庭。 

 

       “对了,你有名字吧?总是喂喂地叫你好像不太礼貌。”陆东植悻悻地收手,问道。天使答:“徐仁宇。” 

 

        “噢……我是陆东植。” 

 

        陆东植看了看签到处的房门,感到有些奇怪。这房子在远处看还没什么,一走近就会发现这房子就是鬼屋的标准形象。腐朽的木桩,散发着冷气的房门,附着着一些青苔的台阶,地板上还不时出现暗棕色的可能是血的痕迹。 

 

        可以从房子的窗户里面隐隐约约看到人影以及蜡烛或油灯的火光。陆东植并不害怕,作为悬疑恐怖片的忠实爱好者,要是连鬼屋都怕那还看什么电影。 

 

        徐仁宇和陆东植一前一后地走进了这个外貌诡异的房屋,明明在外面看上去没有那么大,陆东植却觉得他走了好长的一段距离才到走廊的尽头。途中,陆东植不停地左顾右盼,对这所被徐仁宇称作签到处的房屋很有兴趣。 

 

        “从这里上楼,会有一个恶魔在那里等着,找他签到就行了。”徐仁宇指指台阶,示意陆东植上楼去。陆东植却犹豫了一会儿,说:“那个,你可以陪我上去吗?” 

 

        徐仁宇当然不想惹火上身,陆东植会是一个天大的麻烦——至少徐仁宇是这么认为的。 

 

        “不,你自己上去。” 

 

        “诶,天使先生,拜托拜托,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被其他恶魔欺负怎么办?” 

 

        “你被欺负关我什么事?我把你送到这里都算是尽职尽责了。”徐仁宇扶额,自己不会真摊上麻烦了吧? 

 

        “可是是你害我来这个鬼地方的,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陆东植咬咬牙,想既然都这么不要脸了那再不要脸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徐仁宇看陆东植的眼神简直像是看到安拉成为堕天使一样震惊。他为陆东植的厚脸皮感到震惊。明明是陆东植想自杀,然后胆小如鼠慢吞吞的,自己不过是凑上前了一点就他被吓到一脚踩空摔下楼死了。结果现在自己还被赖上了。 

 

        陆东植被徐仁宇这个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咳了一声,低下头,一路把徐仁宇推到了二楼。 

 

        二楼有壁炉,但是里面没有生火,一个老旧的木桌后面坐着一个恶魔,他戴着圆框眼镜,正捧着本书依着桌角一支蜡烛的火光阅读。他的身后是一对蝠翼,被蜡烛的光映出深红色。 

 

        陆东植站在楼梯口,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倒是徐仁宇看也没看陆东植,轻咳了一声提醒恶魔有客人到来。“名字?”恶魔的目光甚至没有从书本上移开,只是问了一句,桌上的羽毛笔仿佛被施了魔法似的自己蘸了墨水悬在一张纸上。 

 

       “……陆东植。” 

 

       羽毛笔写下了陆东植的名字。 

 

       “出生日期。” 

         

       陆东植如实说了出来。 

 

        “死因——自杀。”从棺区出来的恶魔都是自杀的。无一例外。 

 

         “是。” 

 

         “有无蝠翼?” 

 

         陆东植困惑地看了看自己身后,什么也没有,他又看了看徐仁宇,徐仁宇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边。“无。” 

 

         之前一直在读书的恶魔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陆东植,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看向徐仁宇,点了点头当作打招呼,徐仁宇也微微点了点头。 

 

         “好了,就这些。陆——东——植是吧?出去后要小心其他恶魔哦。”恶魔的提醒不知是善意还是整蛊,但陆东植却感到一阵寒气从背后吹来。 

 

        徐仁宇没有管那个继续低头读书的恶魔,直接回头下了楼梯。陆东植回头看了看那个恶魔,感觉好像确实没有道别的必要,就跟着徐仁宇跑下了楼梯。 

 

        本来楼梯下的走廊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扇门。徐仁宇看了看,走到一扇白色的门前,说:“进去之后,不要大吵大闹的,沈落羽可不是什么好惹的恶魔。”陆东植还没来得及问出沈落羽是谁,徐仁宇就拉开门走了进去。陆东植紧随其后。 

 

        进了门,陆东植看到的是一个大厅,大厅里还有零零散散的其他几个恶魔,徐仁宇站在陆东植旁边,低声道:“还不去登记吗?见习生恶魔?”


TBC.

————————

(上网课网卡到不行,老师点名都没听到……)


短打一篇,双黑我喜!


我可以不要脸地要评论吗??(反正都这么不要脸了再不要脸也没关系

用沾血的手为你献上玫瑰1

·有点病态,是双黑,校园文

·宇植szd都给我k

·我是变态


“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

01

陆东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徐仁宇貌似有种魔力,把陆东植的视线牢牢锢在他身上,逃不开。徐仁宇是优秀学生,老师眼中的好帮手学生眼中的好学长。他虽然是陆东植的同班同学,但不论是在性格还是思想上,他更像是一个学长。所以陆东植习惯叫他学长。



陆东植原本也以为徐仁宇在他眼中就是一个目标般的人物。陆东植原本以为仅此而已。但他现在只要与徐仁宇接触,不管是说话亦或是相视,都可以让陆东植耳尖泛红然后在慌忙中移开目光。



同时一种陆东植不熟悉的,令他感到难堪的感觉,正在他心底暗暗生长。



我是怎么了?徐仁宇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



陆东植在心中质问自己。



直到他有一天在校门口的小巷子里再次被那几个校园恶霸勒索,徐仁宇正好路过便见义勇为地出手相助时,陆东植觉得心中的那感觉很危险地,将要决堤。



徐仁宇并不是恰好路过,几个校园恶霸也不是因为那天正好没钱了才去勒索陆东植。



徐仁宇很早就开始注意陆东植了,那时不时带上伤痕或是创可贴的脸,那总是湿漉漉的双眼以及在被欺负时咬得发白甚至出血的嘴唇,还有逆来受顺的性格,都把徐仁宇吸引得死死的。



要得到他。



徐仁宇这么想,也就这么做。



徐仁宇叫来几个平时总欺负陆东植的校霸,让他们放学后把陆东植堵在校门口的巷子里,最好身上再带点伤痕。到时候陆东植肯定会双眼盈满泪水地看着自己叫“学长”。完美的艺术品。



那几个人走后,陆东植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撑着冰冷坚硬的地面靠着墙坐了起来。他吐出一口气,感激地看向蹲在他旁边的徐仁宇 ,说:“学长……谢谢你,谢谢……”



陆东植的语气小心谨慎,生怕说错什么惹徐仁宇不高兴。徐仁宇仔细地打量着他脸上的伤口,手臂上的淤青,心中顿时涌上来一股奇怪的感觉。



想把他关起来,锁住,只能自己一个人看到。别人,不管是谁都不行。



“我送你去医务室吧。”徐仁宇露出了他认为可以称之为友好的笑容,向陆东植凑近了些。



陆东植有些受宠若惊,愣了半天才点点头,说:“好……麻烦学长了。”他向徐仁宇伸出一只手,却直接被徐仁宇打横抱了起来。



徐仁宇看上去儒雅随和,但力气还是不小,轻轻松松就把陆东植一路抱到了学校的医务室。



在途中徐仁宇让陆东植搂住他的脖子,说怕他滑下去。陆东植虽然并没有感觉要滑下去,但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搂住了徐仁宇的脖子。徐仁宇在医务室门口把陆东植慢慢放了下来。



但医务室的老师不在。



按理说医务室应该是一直有老师值守的,但是不知道今天是为什么,老师出去了,门没有锁。



“你先进来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徐仁宇推开门,走向放置药水以及棉签创可贴的柜子。陆东植捏着衣角,仍是小心翼翼地挪进了医务室,轻轻坐在了椅子上。



徐仁宇在陆东植面前蹲下,用药水把棉签浸湿,动作轻柔地抹在了陆东植小腿的伤口上。虽然药水的刺激让陆东植疼得将嘴唇咬破了,但他并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徐仁宇为他上药。



“那个……学长……”陆东植局促不安地揪住自己的衣角在手中反复搓揉着,“谢谢你今天帮了我,我想……嗯……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学长的?”说完,他只是低着头,没有看徐仁宇。



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徐仁宇脸上控制不住的笑容。



“东植是说真的?”徐仁宇并没有停下为陆东植上药的动作,此时他拿过一个创可贴贴在了陆东植的手肘处。



陆东植以为徐仁宇不相信他能帮忙,于是有些心急地看向徐仁宇,说:“我真的可以,只要是学长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徐仁宇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陆东植自己咬破的嘴唇。少年的嘴唇水润润的,伤口还在向外流血,殷红的血液与陆东植说话时露出的雪白的牙齿形成了一种视觉冲击,徐仁宇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想要把那两瓣唇细细品尝,一点一点的吮吸,血液的味道加上少年的甜味,肯定很美味。再看着陆东植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像一只鹿一样惊慌。



但他没有吻上去,他还不想吓到面前的小鹿。



“那,以后东植来做我的同桌吧?”徐仁宇用十分轻松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陆东植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班上有很多优秀的同学,还有不少喜欢徐仁宇的女生想和他同桌,毕竟这样就可以一直在徐仁宇身边和他聊天什么的。但徐仁宇婉拒了很多人,理由是他更喜欢一个人。


陆东植尝试使自己冷静下来,他看着徐仁宇,说:“真的……吗?”看到徐仁宇点了点头,陆东植抿了抿唇,接着说:“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因为我喜欢东植啊,东植很可爱,我很喜欢。”徐仁宇捧起陆东植的脸,看了看他左脸上被小石子划伤的伤口。


陆东植的脸染上一层红晕,徐仁宇这样捧着他的脸,还离这么近,感觉好像下一秒就要吻上来一样……


天啊,自己在想什么?!怎么可以这样想徐仁宇学长呢?人家可是……


还没等陆东植在心里质问完自己,徐仁宇当真凑了上来,舔了舔陆东植嘴角的小伤口,然后满足地放开了陆东植的脸,看着陆东植震惊的眼神,说:“这样可以让小伤口好的更快。东植不喜欢这样吗?”


“啊,不是的……我就是,就是……”陆东植惊慌地移开目光,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


“就是什么?”徐仁宇非要再次凑上去听清陆东植说什么,嘴角的幅度说明他心情不错。


陆东植踌躇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说:“我也喜欢学长。”说完,他直接用手捂住了脸,不敢看徐仁宇的表情。


徐仁宇无声地笑着,感叹自己看上的小鹿果真是清纯。只不过说一句喜欢就害羞成这样。


“好了,伤口都处理完了,一起回家吧?”徐仁宇等陆东植冷静了一会儿,才说。


陆东植起身,却因为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疼痛而跌回椅子上。“嘶……”


徐仁宇见状,微皱了皱眉头,走上前,再次抱起陆东植,说:“我送你回家。”


“不不,不用,我可以自己走的,这太……”陆东植轻轻推着徐仁宇的肩膀,想要徐仁宇放他下来。


人家又是帮自己赶走校霸又是帮自己上药还邀请自己去做同桌的,现在要是再麻烦人家一路抱着回家可就太欠人家人情了。


对了,自己好像回不了家。


陆东植的钥匙忘记带出来,今晚家里又没人,看来只能在走廊上挨一晚了。


徐仁宇并没有要放陆东植下来的意思,反而抱的更紧了,说:“这没什么,东植。毕竟我很喜欢你。”


————————

好短……


被网课残害的产物(网课:所以这跟我有毛线关系啊?!)



我疯了

今天什么日子过年了吗??(注意力涣散)

朴朴和允尼官宣我是真的好了

前天晚上我锻炼做仰卧起坐的时候实在撑不下去了我就自言自语“我要是一口气做了52.0个朴成勋就和尹施允官宣”,然后硬是憋着做了52个(绝对是真的我没有瞎编)

结果真的官宣了我滚键盘shjshshjxjqkkwbzihq

宇植是真的我爱他们❤️❤️❤️

助攻就是我们的任务1

·宇植cp

·如果在小徐坠楼的时候一切回到原点(指他们第一次相遇

·变态杀人魔也该有个变态系统,憨憨一定要有憨憨系统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甜!ooc!(划掉)逻辑死

·这里的系统也可以理解为意识体


人设尽量和剧中靠齐,能力有限鞠躬致歉


*可能坑


————

介:徐仁宇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感受到包裹自己的风,体验到失重的感觉,看到陆东植的脸越来越远。然后,玻璃碎渣,风,包括自己,都停住了。徐仁宇回到陆东植旁边,风退回到它来的地方,玻璃重新组成了窗户……时间线不断被拉回,最后定格下来时,徐仁宇看到自己拿着红色的日记本。


01


回想起刚才不断被某样东西拉回过往的感觉,徐仁宇仍有些头晕不适。



自己刚才明明掉下了大楼,却回到了故事开始的地方——指的是他与陆东植的故事。



身穿黑色雨衣,手中握着自己的杀人日记和笔,脚下躺着那个头被敲破的流浪汉。徐仁宇向四周望了望,最终确定这里就是那个废弃大楼,是陆东植捡到日记的地方。



该死。当时自己应该直接杀了陆东植,怎么会认为那种人是自己的同类呢?



流浪汉渐渐苏醒,开始挣扎,徐仁宇从旁边拾起一块砖头。又是一记重击,流浪汉变得奄奄一息,动也动不了。



徐仁宇想起陆东植当时就躲在一堆钢筋后,于是他直接向那里走去。



02


陆东植还没来得及反应,头部就传来一阵阵的眩晕感,他下意识地想要扶住身旁的东西,却在就要触到的时候如同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这是一堆钢筋。自己第一次看见徐仁宇杀人时旁边就是一堆钢筋。陆东植祈祷着不要是那栋废弃大楼,一边环顾着四周。



阿西,还真是。



接着,他听到重物敲击东西的一声闷响,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徐仁宇用砖头砸了那个流浪汉的脑袋。毕竟当时流浪汉醒了过来,挣扎的时候把日记本拍到了陆东植脚边。



不过这次流浪汉好像没能做到。



但是下一秒,那个红色日记本从摆钢筋的木架下的空隙中穿梭出来,再次完美地撞到陆东植的脚,然后停下。



陆东植呆呆地看着地上的日记本,愣了一会儿,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了那个日记本。然后在他起身站定的时候,脖颈上架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是刀。



“东植啊,没想到吧?”徐仁宇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一块洒着果酱,缀着花瓣,放着草莓的蛋糕是否好吃,“你还是太单纯。”



陆东植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主动权在徐仁宇的手上,他毫无胜算。周围的地面上一个能够让陆东植反击的东西都没有,他的手上只有徐仁宇的杀人日记。



“我当时就该直接杀了你。”徐仁宇换上杀人时惯用的冰冷口气,使两人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03


刀刃马上要刺入脖颈时,徐仁宇突然听到“叮”的一声,似乎是什么的提示音。



他并不想理那个声音,他现在只想杀了陆东植。他只要微微使力,锋利的刃就会刺入陆东植的大动脉,让他失血过多而亡。



可是徐仁宇发现他动不了。就像是大脑失去对身体的掌控,不管徐仁宇如何努力,他的手就只能停在那里。



【徐仁宇,你好,我是517号。】这个声音不像电子音,它有人能够听出来的情感。



“你是谁?”徐仁宇仍然一动不能动,举刀的手已经微微发酸。



【我是517号,你可以理解为我是你的最深层意识。】



徐仁宇的手突然把刀移开,往远处一丢。徐仁宇很懵,陆东植也很懵。



04


刚才不是还说要杀了自己来着?难道不敢了?陆东植心说。



接着,他听到了“叮铛”一声,然后有一个人说话了。



【你好,陆东植,我是520号。】是个很活泼的声音。



“谁?”陆东植扭头,到处看了看,并未发现除了徐仁宇和他的其他人,低声道:“帮帮我……我要逃出去。”可能那个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吧。



【我在你的大脑最深层的意识中,我是为负责你此生顺利而生的。】



啊?不是人啊。陆东植看着徐仁宇,发现徐仁宇并未去捡他的刀,也没有想要抓住陆东植,他只是站在那里,盯着陆东植。



【徐仁宇脑中的深层意识也被唤醒了。】520号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陆东植见没有机会逃跑,就只是和徐仁宇面对面地站在那里。



【同类之间有感应。徐仁宇想要杀掉你,517号便被唤醒了。】


05


徐仁宇感觉很不好,自己每次要杀陆东植的时候总会有什么捣乱,这让他的耐心几近耗尽。如果说话的是个实体的人,那么自己一定会用斧子狠狠劈烂它的脑袋。



【太可惜了,我并不会以实体的形式存在,我只是在你的大脑中。】517号的声音慵懒而绵长。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徐仁宇握了握拳头。



【是的,你想要杀了陆东植,所以我阻止了你。】



徐仁宇冷冷道:“我要杀什么人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杀别人确实没有关系,但你不能杀陆东植。】



“为什么?”徐仁宇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然后朝和自己面对面站着的陆东植走了过去。



06


陆东植看着徐仁宇咬牙切齿地站在那里,用自己听不到的声音在和谁——大概是517号——谈话,而后向他走来,却在离陆东植半米远的地方停下。



“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我之前想要跳楼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被唤醒呢?”陆东植觉得这是个不负责任的系统。既然说是负责我此生顺利的,那我都准备死了你还不出来。



【宿主自己选择死亡方法的话是不会唤醒我的,虽然我不能直接提醒你,但是我可以让你犹豫,从而给你更多的时间思考到底值不值得现在死亡。而我确实做到了。】520号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自豪。



自己是因为看到了徐仁宇的车才完全放弃当时自杀的想法吧,才不是因为你这个意识……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如果没有看到徐仁宇的车,可能——只是可能真的会跳下去。所以你这个意识的用处不大。陆东植在心中给这个意识打上了一个“不负责任”的标签。



【当然,只靠一个正在沉睡的我想要阻止你自杀,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几率会失败,所以在这件事上,517号也是功不可没的。】520号还愉快地吹了一个口哨。



“所以你的意思是,是徐仁宇的深层意识让他选择这里做杀人现场?”陆东植道。



果然,杀人魔的深层意识也是个杀人魔。


07


517号限制着徐仁宇的行动,他无法杀了陆东植,至少现在不行。



“你到底要怎样?”徐仁宇努力地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个的话嘛……】517号发出咂嘴的声音


【我和520号一起告诉你们吧。】



520号?陆东植的深层意识?



徐仁宇刚想拒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并且向陆东植伸出了手。陆东植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表情,握住了徐仁宇悬在半空的手。



这个什么517号才是最该死的。徐仁宇将手握紧,看着陆东植疼得呲牙咧嘴的,他感觉舒服了一些。



不过517号和520号没有给徐仁宇更多时间去折磨陆东植,被飞速拉扯着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08


【在你们人类生活的天地之间,存在着无数个同我们差不多的意识体,你们无法知晓,只是因为你们并不具备这种感官。】520号



【每个意识体都负责一个人类,当那个人类出生时,它就会把那个人类作为宿主,存在于那个人类的深层意识中。不出意外的话,一直到宿主死亡,意识体才会重新苏醒并离开,继续游荡,直到找到下一个宿主。】517号



【如果宿主的生活轨迹与原本设定偏离太大,系统会苏醒,并作为“系统”提醒宿主该做什么。】520号



【但是我与520号被视作危险品。】517号



【因为我们拥有了人类的感情。我们会开心,会悲伤,会发怒。】520号



【也会有对爱的渴望。】517号



【所以我与517号做了“恋人”,但是陆东植是我的宿主,徐仁宇是517号的宿主,于是我们要执行任务,但又对彼此不舍。】520号



【因此当你们想要伤害对方时,我们就发挥作用,制止了你们的行为。】517号



【在徐仁宇坠楼时,我和517号拉回了时间,在陆东植将被徐仁宇杀掉时,517号制止了徐仁宇的行为。】520号



【既然我们被唤醒,那么你们就要完成发布的任务。】517号



【这些任务将贯穿你们的人生,你们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520号



【有任何疑问的话,可以随时唤醒我们。】517号



【主线任务1:喜欢上对方。】520号


tbc.


想想今天情人节,还是在最后一小时挣扎一下产篇粮吧


我到底在写什么玩意儿.